主页 > X素生活 >俄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

俄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

2020-06-18 X素生活 168 views 135

俄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

俄国总统普丁 2015 年 3 月初曾短暂「消失」一段时间, 到了 3 月 11 日克里姆林推迟总统出访哈萨克行程,谣言才开始尘嚣直上, 3 月 16 日普丁强势回归, 3 月下半俄国动作频频,除了扰乱一下高加索地区的邻居外, 2015 年 3 月 28 日决定跟风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(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, AIIB)。

无意取代世界银行与 IMF

谈到俄国政府加入亚投行的决定,参与博鳌亚洲论坛(Boao Forum)的俄国副总理伊格尔‧舒伐洛夫(Igor Shuvalov)表示,不必担忧亚投行意图取代世界银行,以及新兴金融体系削弱国际货币基金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, IMF),「目前我们没有这个打算」,听来是要安抚美国人,俄国人一说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。

2014 年 10 月中国、印度、新加坡等 21 国在北京签署亚投行备忘录,法定资本 1,000 亿美金,投票权亚洲国家或地区佔 75% , 2015 年 3 月中「叛逃」盟友美国申请加入的英国、法国、德国及俄罗斯等国,则佔 25% 。更重要的是,亚投行不同于世界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是以出资佔股比例分配,亚洲国家投票权依据人口与 GDP 指标分配,中国人口 13.6 亿, 2013 年 GDP 为 9.2 兆,印度人口仅次于中国,达到 12.5 亿, 2013 年 GDP 为 1.87 兆,相比之下新加坡人口约 539 万, 2013 年 GDP 为 2,979 亿美金,像新加坡这样的情况,如果认缴资本较高,但援助国家或地区仍由中国、印度主导,还要忍受呆账,不禁有当了冤大头的感觉。

俄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

(source:博鳌亚洲论坛)

亚投行设立宗旨之一是协助极度缺乏基础建设的地区,有分析指出,中国尝试从世界工厂转型为高科技创新、研发的角色,中国原先的工厂角色将由低收入国家边陲地区担任,而从台湾本身的发展经验,基础建设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少了公路、铁路等交通建设,工业区的产品无法顺利出口,没有发电厂也无法供应工业区的电力;简单来说,中国希望低收入国家成为一条龙生产的下游。

俄国加入亚投行的动机

有评论认为亚投行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,但对俄国而言,亚投行的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同样重要,一方面俄国看準了发展石油、天然气基础建设的机会,另一方面与欧亚经济联盟(Eurasian Economic Union ,EAEU or EEU)有关,中国提出「一带一路」,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会通过欧亚经济联盟会员国哈萨克、亚美尼亚,加上中国总书记习近平保证,丝路沿线国家十年内年贸易额会超过 2.5 兆美金,普丁希望欧亚经济联盟能仿照欧盟模式,政治、经济整合,最终採用单一货币。

现在很难定论最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愿意採用卢布,或更倾向人民币,不过加入亚投行,俄国也能在组织内牵制中国,同时打压利益冲突国家的投资,譬如战略位置重要却亲西方的乔治亚。

对普丁而言,目前的盟友人选可能少有比中国更好的选择, 2014 年由于乌克兰危机、併吞克里米亚使俄国与欧洲关係恶化,而随着国际油价持续走跌,财政大受影响,为了替俄国寻找出路, 2014 年普丁就与中国签订几项天然气、贸易协定。俄国直接投资基金(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, RDIF)总裁基里尔‧狄米崔(Kirill Dmitriev)也表示大量的中国公司投资俄国,有助缓解国际制裁造成的萧条; RDIF 为主权财富基金,主要股权投资(equity investment)俄国高成长的经济部门,已吸引超过 150 亿美金的外资。

俄国将中国视为维持经济发展的浮木,随着依赖程度提高,在外交上势必得顾虑中国的利益,或许大量来自中国的资金有助于缓解俄国的经济问题,但如何维持俄国在国际政治中的自主性,就考验普丁政府的手腕了。

首图来源:Mark Turner/flickr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